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淫妻交换  »  
【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】【第30章(下)】【作者:8083979】【未完待续】
  三十、循循善诱(下)

  「对啊。最后的放纵。你想啊,我们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周围都是陌生人,这样你还怕什么?咱俩也干了不是一次两次了,我了解你,你还是很享受性爱的,不过看起来,你男朋友貌似还达不到你的要求,现在的你只有我能满足,我马上也要走了,这不是最后的放纵吗?」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由于阿涛说着话,下身的动作也没有听,所以现在小欣只有以呻吟来回应他。

  「那里没有人认识你,我们可以玩很多新鲜的花样,保证能令你高潮不断的,你好好想想,你不留恋那极致的快感吗?而这些,只有我能给你,对不对?」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小欣依然浪叫不停,也不知道她听进去多少。

  「只要你听话,我保证我会让你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。你不想尝试吗?而且我保证,回来之后你走你的,我走我的,我们井水不犯河水。这次是一次没有后顾之忧的放纵之旅,你不想要吗?」

  阿涛还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小欣还是没有回应。

  「你不说话,我可就当你是默认了。」

  阿涛自说自话的说道。

  其实刚刚从小欣给阿涛打飞机的时候,我们就知道,小欣一定会去的,是为了阿涛的承诺也好,是担心奸情暴露也好,总之她一定会去。但是就算去了,那其中也是带了要挟的成分,这样就不会让她打开心扉,不会去感受旅行中的快乐,这是我和阿涛都不想看到的。

  所以阿涛现在就是为了给小欣宽宽心,虽然要挟的成分依然存在,但是你能说出几句似是而非的话,起码在她心里就有了一个去的理由,一会相对算是温和的借口,这样心情也会好一些。

  因此阿涛也就不需要等小欣的回答,他只要把这种心理灌输给小欣就算完成任务了。

  「乖,我就知道,我们的乖宝宝,一定会听我的。来,再换个姿势。」阿涛说完,就宠溺的起身,轻轻拍了拍小欣的后背。

  这个动作是两个人经过这么久的配合练就出来的默契,只见小欣,依然保持趴伏状态,只是在阿涛起身抽出阴茎后,把屁股拱起,然后两条腿向前移,成跪姿,然后高高撅起屁股向后拱去,脖子以上仍然紧贴着床铺,上身倾斜。

  而阿涛则,在小欣跪趴好后,跪在了小欣的两腿之间,然后扶住阴茎,插入阴道。

  就这样两个人默契的换成了后入的姿势。

  阿涛两只手把住小欣的腰部,开始了前后的抽插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这……这个好……深……啊……」「爽吗?宝贝?」

  「啊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小欣的身体随着阿涛的动作,前后动着,她的一边侧脸挨在床铺上,随着身体的晃动,脸蛋已经变了型。甚至我依稀看到,她的嘴角好像还挂着一丝丝口水,可见她现在已经被阿涛操干的即将再一次登上巅峰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到底……到底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这个姿势阿涛更加的容易发力,所以他现在是下下直没到底。本来后入式就会给令女人更容易到达高潮,再加上阿涛如此大开大合的告诉抽插,小欣的第二次高潮,也接踵而至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……用力……到了……到了……啊……我……要……到……到了……」

  这一次小欣是真的已经放弃了想要克制自己声音的念头,她的浪叫前所未有的大。

  这个时候,阿涛也变得更加奋力,速度飞快,「啪」「啪」的声音几乎要连成一片了,这种感觉我是能体会的,小欣高潮时阴道里的吸力,大的惊人,就好像必须要吸出你的精液一样,所以阿涛现在应该也在小欣阴道的包裹之下,即将要射精了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要……到了……啊……」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小欣尖细的嗓音,和阿涛粗壮的闷哼,夹杂在了一起,此起彼伏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!~~」

  直到小欣再一次发出那畅快的嚎叫,两个人的上半身同时静止,只剩下半身一个抽搐,一个颤抖。

  男人的快感时间总是比女人消散的快很多,阿涛依然还是先恢复了过来,他的屁股慢慢向后,终于把阴茎抽出了小欣的阴道。没有了阿涛的钳制,小欣才得以舒服的躺在了床上。

  阿涛起身后,轻轻下床,取下了避孕套,我看着那个装满了白色液体的套子,那里都是阿涛的子子孙孙,而外面则都是我亲爱女友的爱液,那本应分泌给我的爱液,此时只能可怜的附着在那个橡胶制品上,而且它们还是为了一个野男人而分泌的。

  阿涛的精量不多,估计是昨晚跟小蕾也是大战了数个回合。

  阿涛把避孕套扔到了垃圾桶里。此时小欣也已经在床上坐了起来。

  「我想回去。」

  小欣轻声说道。

  「回哪?」

  阿涛疑惑的问道。

  「回寝室。我想洗澡。」

  「回寝室?你现在出去?本来老板就以为你是出来卖的,你这个时候走?怎么着?一会还有别的活啊?」

  阿涛故意把话说的很难听。

  「那……那我……怎么办?」

  小欣有些犹豫了,仔细想想,好像现在出去,真的会让人产生误会。

  「什么怎么办?今晚就在这吧。我带了套,你那里面都是你自己的东西,你怕啥?好好擦擦赶紧睡觉吧。」

  阿涛说着,就伸手拿过纸巾,扔给了小欣。

  小欣结果纸巾,轻轻擦拭着自己的下体。不过看她的表情,对于晚上在这里住,还是有些犹豫。

  「其实你也不用担心,我昨晚也跟小蕾做了,现在体力不行了,今晚我不会再动你了。」

  阿涛为了让小欣安心,再次说明到。

  小欣没有接话,还是在轻拭着下体,低着头,思考着。

  阿涛也没有在说别的,只是拿起烟,坐在床边,抽了起来。

  我知道小欣的脑子里现在在想着什么,只能看着她,在反复的擦拭了几次,确认干净了之后,起身下床,捡起被扔掉的内裤和内衣,默默的穿了起来。

  穿好后她轻轻的上床,拉过一床辈子,躺在了床铺的最里面,她把被子裹的很严,好像生怕自己的肌肤暴露在灯光下一样。

  小欣的这一系列动作,阿涛好像都并不关心,只是在那享受的抽着烟。直到香烟燃尽,阿涛回头看了一眼,小欣的情况,嘴角一丝得逞的奸笑,然后就大咧咧,也没有穿内裤,向我的方向走了过来,拿起那床为了掩护我堆在这边的被子,转身关灯,上床睡觉。

  为了不被小欣发现有人偷窥,我这边的灯,一直是关着的。所以此时也不会发生一束光线透到那个房间的乌龙事件。

  那个房间一片漆黑,我也看不到什么了,也只得,起身。轻轻的活动着已经有些僵硬的身体。然后再轻轻上床,也躺在了床的里侧。

  此时,如果把两个房间中间的木板去掉,那就会变成,一张四个人的床上,并排躺着两男一女。

  小欣在中间我和阿涛被她隔在了两侧。

  我紧紧的贴着墙壁,这样就好像紧紧的挨着小欣一样。

  就在这不到5厘米的地方,我最心爱的女朋友,却跟别的男人躺在一个床上,而我却被一张木板隔在了另一侧,孤枕难眠。

  我努力的靠近墙壁,哪怕已经紧贴了,还在用着力,我的鼻子在努力的嗅着想要再次闻道小欣的味道,可是满屋弥漫的红花油味,令我倍感失望。

  就在我还努力的想要靠近的时候,忽然听到隔壁传出了些声音,我赶紧屏息静气的侧耳倾听。

  「你……你干嘛?」

  「摸摸,怎么了?有不是没摸过。」

  「你不是说你什么也不干了吗?」

  「是啊,我是说我不干你了,可是我没说不能摸奶子啊。」「你……你无耻。」

  「切。」

  「你……你轻点……」

  「知道了,赶紧睡觉吧。」

 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,但是我知道,小欣再一次被阿涛得逞了。

  此时在木板的另一边,阿涛正用他粗糙的大手,肆意的揉搓着我的女友的乳房,他的手指可能正在挑逗着她的乳头,甚至他可能会分出一只手,顺着我女友那光洁的身体,直接滑过她的肚子,她的小腹,她的阴毛,去轻抚她的小豆豆。

  隔壁的房间已经一片漆黑,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也不得而知。不过寂静的环境,还是给了我意思安慰,阿涛应该只是在抚弄着小欣的乳房,并没有进攻她的下体。

  我不知道小欣现在还是不是刚刚面冲墙的姿势。但是我还是充满幻想的贴在墙壁上,好像能离她近一点,我的心,才会安定一点似的。

  想着隔壁正在发生和可能发生的事情,我的阴茎再次挺立,在身体和墙壁的挤压下,却有了一丝快感。

  我来回的挺动小腹,不断的挤压着阴茎,想象着另一边的情景,慢慢的,快感开始自下体扩散开来,侵袭全身。

  一墙之隔,两个相爱的人,各自品尝着快感,又各自忍受着辛酸。感受着身体快感的,内心却充满了委屈和悲伤,而享受着心里快感的,却要坚持着去忍耐身体的空虚和寂寞。

  原来「一得必有一失」真的是对的。

  我不断的挺动、挺动、挺动。终于在一下胜过一下的快感中,达到了巅峰,精液喷射而出。

  我只得起身,拿过纸巾,摸索着,把墙上和床上的精液擦拭干净。

  一边擦着,一边觉的自己真的可笑。明明有一个深爱着自己的女友,却白白把她交给别人,当人家真刀真枪的用阴茎刺入自己女友阴道的时候,而我却只能用阳具去操墙。这是何等的可笑,这是何等的可怜,这是何等的可悲。

  或许,这次的放纵之旅过后,真的就这样中断他们的联系?我又一次犹豫了,如果这样中断了,那之后再想有这种机会,可就难找了。现在的小欣距离我的目标还差了好远,我能接受就此放弃吗?

  脑子里不断的盘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我迷迷糊糊的就进入了梦乡。

  这一夜我睡的很不踏实,总怕会错过隔壁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。

  不过还好,貌似阿涛连续战斗两天是有些累了,这一夜都没有再折腾小欣。

  我时睡时醒的,一直熬到了早上八点,两个人起床退房后,才安下心来,毫无顾忌的睡上了回笼觉。

  再次睁眼已经是上午10点左右了,起身穿好衣服,偷偷的从换气窗向外看去,已经是女老板再值班了。我才得以出门退房,返回学校。

  回到学校的第一件事,就是跑去了学校的澡堂,好好清洗一下,毕竟昨晚最后日墙的时候,精液也沾到了身上。还有就是要把手上的红花油彻底清洗干净。

  经过反复的擦洗和一夜的飘散,红花油的味道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。

  为了安全起见,从浴室出来后,我又跑到了药房,买了一瓶云南白药的喷雾,喷在手上,以掩盖红花油的味道。

  反复的做琢磨了好几遍,确认没有漏洞之后,我联系了小欣,叫她一起吃午饭。本来我也想等手上的味道没了再说,但是这是之前约好的,我怕临时改,小欣会察觉。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去了。

  再次见到小欣,还是穿的昨晚的那身衣服,她应该是今早从小旅店出来后,就直接去排练了,没有回寝室。我不知道她早上到换衣间有没有洗过澡,如果没有,那就是说,她带着昨晚被阿涛玩弄时流出的已经干涸的蜜液,穿着不知道是否还湿润的内裤,排练了一个上午。

  不过我估计,以小欣的性格应该第一件事就是去洗了澡。

  在我因为自己的龌蹉想法而有些兴奋的时候,小欣已经向我走近,她的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,这和昨天被老板调戏后像一头发怒的小狮子的表情,还有在房间内跟阿涛对峙时那声色俱厉的表情,简直就是天壤之别。

  不愧是学表演的人,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,如果我不是直接目击了昨天的全过程,就现在来说,我根本无法把此时清纯可爱的小欣,和昨晚床上那个妩媚动人的小欣联系起来。

  「想什么那?你不饿啊?」

  我还在感叹的时候,小欣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,看我一副傻愣愣的样子,出声叫道。

  「呃?哦,饿了,饿了。」

  被叫醒的我,赶紧出声应道。

  「嗯?你身上一股什么味儿?臭臭的。」

  刚想追问我在发什么楞的小欣,忽然被我身上云南白药的味道呛到了。

  「哦,早上帮他们搬桌子,他们一使劲把我手夹里面了,我上了点药。」这是我早就想好的说辞。

  「怎么回事?严不严重?你们一天天的怎么这么不小心?我看看。哎呀,还肿着那。去看校医了吗?」

  小欣说着话,拉过我的手,当看到依然有些红肿的关节后,着急的说道。

  「没关系了,看过了,上点云南白药,两三天就好了。」看到小欣因为我如此急切,我很是感动,赶紧安慰她。

  「云南白药管用吗?怎么不弄点红……红花油啊。」刚开始她的声音还是很急切的,可是一说到红花油,声音就马上低了下来,而且头也一直低着,我依稀看到她的脸色很是红润。

  当然了,毕竟昨天晚上,当她的衣服被一件件的脱掉;当她被分开双腿任由别的男人玩弄欣赏她的下体;当她第一次帮男人打手枪;当她被那个男人压在身下肆意操干;当她被送上了欢愉的高潮;还有当她得到了满足而进入梦乡的时候,她的鼻腔里都充满了红花油的味道,我相信她可能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个味道了。

  「我擦红花油过敏,所以大夫说只能用云南白药了。」我真的怕她会忘不了那种味道,为了不让她起疑,我只得撒谎,完完全全的断绝掉我跟红花油的一切联系。

  「红……红花油还会过敏?」

  我相信小欣应该会有一点点起疑,毕竟时间点太巧了,不过还是跟以前一样,现在的她不知道什么叫做「绿帽癖」,所以她根本无法想到我和阿涛的龌蹉勾当,只会觉得事情有些巧合的异常。

  「当然了,小时候我擦过一次,结果第二天不但没有消肿,还更肿了,而且还很痒,那时小不懂事,都挠破了,养了好久才好的。」有的时候,为了掩盖一个谎言,就要撒更多的谎去弥补。

  「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那你这个药,大夫说好使吗?」在我声形并茂的解释下,小欣勉强接受了我的说辞,虽然我不知道她是否还会怀疑,但是显然现在她更关心我的伤势。

  「放心了,药效都是一样的。赶紧进去吃饭吧。饿死了。」我怕夜长梦多,赶紧转移阵地,拉着小欣就冲进了食堂。

  字数:5509

       【未完待续】


百站百胜: